微信搜索dzsbwz(点击复制)关注公众号可快速找课本

清代·乐钧

  某恶鼠,破家求良猫。厌以腥膏,眠以毡罽。猫既饱且安,率不食鼠,甚者与鼠游戏,鼠以故益暴。某恐,遂不复蓄猫,以为天下无良猫也。是无猫邪,是不会蓄猫也。


译文及注释
译文
  有个人憎恨老鼠,倾尽所有的家财讨得一只好猫。用鱼肉喂养,用棉垫、毯子给猫睡。猫已经吃得饱饱的并且过得安安稳稳,大都不捕鼠了,有时猫甚至与老鼠一块嬉戏,老鼠因此更加凶暴。这人十分生气,把它赶走,于是再也不在家里养猫了,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好猫。
注释
(1)某:某个人;有一个人。
(2)恶:讨厌;厌恶。
(3)破家:拿出所有的家财。破:倾尽
(4)厌:满足。
(5)以:用。
(6)腥膏:鱼和肥肉。腥:代指鲜鱼。膏:肥肉。
(7)罽:(jì)(罽蒘)古书上说的一种植物,似芹,可食,子大如麦粒。俗称“鬼麦”。毡罽:毡子和毯子。
(8)且:并且。
(9)率:大都。
(10)故:缘故。
(11)益:更加。
(12)暴:凶暴。横行不法。
(13)遂:于是;就。
(14)逐:驱逐,赶走。
(15)蓄:养。
(16)以为:认为。
道理
  溺爱是不可取的,温室里是培养不出栋梁来的。环境过于安分,就会懒散,不思进取。主人公最后的结果全是他一手造成,他没有想过安逸会削弱猫的斗志,他是个只会说猫不好,却不会反思自己错在哪里的人。给人以深思启示。对人太过迁就会适得其反,对动物也是如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