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搜索dzkbdhw(点击复制)关注公众号可快速找课本

------该诗句摘自宋代诗人吴文英的《拜星月慢·林钟羽姜石帚以盆莲数十置中庭宴客其中

绛雪生凉,碧霞笼夜,小立中庭芜地。昨梦西湖,老扁舟身世。叹游荡,暂赏、吟花酌露尊俎,冷玉红香罍洗。眼眩魂迷,古陶洲十里。
翠参差、澹月平芳砌。砖花滉、小浪鱼鳞起。雾盎浅障青罗,洗湘娥春腻。荡兰烟、麝馥浓侵醉。吹不散、绣屋重门闭。又怕便、绿减西风,泣秋檠烛外。


鉴赏
  《拜星月慢》,唐教坊曲,《宋史·乐志》入“般涉调”,《清真集》入“高平调”,《梦窗词》集为“林钟羽”。一百四字,前片十句四仄韵,后片九句六仄韵。前片第五句及结句,后片第四句及结句,皆上一、下四句式。
  石帚,即姜夔陈郁《藏一话腴》说:“白石道人气貌若不胜衣,而笔力足以扛百斛之鼎;家无立锥之地,而一饭未尝无食客。”据此说,姜夔虽然清贫,却常有豪放之举。此次宴客同赏盆莲,即是明证。
  “绛”三句,“绛雪”,“碧霞”皆是盆莲花名。起首即紧扣题意,言姜将“绛雪”、“碧霞”等几十盆莲,一一安置在庭前坪上。夜色中,盆盆莲花都亭亭玉立,阵阵沁凉的香气笼罩全院。“昨梦”两句,由眼前莲花,想起昨夜梦中也是在西湖荡舟观赏莲花。这般美好的境地,使我真想乘一叶扁舟终老江湖啊!“叹游荡”三句,言姜与自己都是客居外地象无根的浮萍随飘荡。今天是强颜作乐,暂且赏盆莲、饮美酒而浇心愁。兴发处边作吟花词,边以酒酹花,使它也能分享酒趣。“眼眩”两句,言酒饮得醉眼朦胧,神思恍惚,眼前的盆莲使自己感到仿佛置身在十里陶洲的莲花荡中。上片叙赏莲与宴席中情节。
  下片细描盆莲的花香、叶色及秋后的形态。“翠参差”两句,言田田的荷叶参差相连。淡淡的月光从墙上砖砌的花墙洞中透了过来,照在盆中的面上,盆水泛起了鱼鳞般的波光。“雾盎”两句,夜深雾起,仿佛在盆莲上罩上了一顶顶浅青色的罗帐,薄雾也隐去了远处斑竹青色的污迹。“荡兰烟”两句,言庭院中散发着似兰似麝的浓郁的莲花香,使与宴之人“酒不醉人人自醉”,醉于花香也。“吹不散”一句,从浓香中联想到。这浓郁的花香终不能够渗透进重门深闭的闺房中去,因为那里有我心爱的恋人啊!“又怕便”两句,仍从眼前的莲花生发出它的结局。言眼前的盆莲虽美,但只怕秋风起时,莲叶枯萎,莲叶梗便象一支支灯架上坠泪的蜡烛,只能无可奈何地哀伤深秋带给它的伤害。结句感叹人与物都是回天乏力。
  《海绡说词》说:“昨梦”九字,脱开以取远神。以下即事感叹。“身世游荡”四字是骨。后阕复起。三句作层层跌宕,回视“昨梦”,真如海上三神矣。